捡废品的大学生摘取200万设计大奖

时间:2018-10-10 22:22  来源:本站整理  

2007年1月9日,吉利集团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,宣布斥资360万设立征标专项基金(其中金奖一名,奖金200万人民币),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征集新车标。此后,全球超过9000家媒体连续报道了本次新车标征集的相关工作。截至8月7日,它吸引了来自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共几万人的来稿,其中不乏一些设计界的名家。

2007年11月6日,吉利全球征集新车标结果终于揭晓,其金奖获得者竟是一名名不见经传的在校大学生。在拿到这两百万奖金之前,他靠捡废品来维持生活,他到北京领奖时穿的衣服还是向同学借的。

穷不失志,贫困大学生捡起了废品

这枚主题为“雀起东方,雄视寰宇”、被评论家评为接近完美的车标的设计者,就是安徽大学艺术学院05级平面设计专业的本科生岳贤德。

岳贤德于1986年出生于安徽省肥西县桃花镇,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,家里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。虽然一家人的生活并不富裕,但父母却省吃俭用地供姐弟三人上学,希望他们能够走出农村。

随着姐弟三人相继走入学校,家里的花费越来越多,父亲决定出去做点小生意,母亲一人承担了所有的农活和家务。姐弟三人回报父母的是满墙的奖状和写满了高分的成绩单。

2005年7月,岳贤德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安徽大学艺术学院平面设计专业。一家人还没来得及高兴,每年八千元的学费难题就摆在了面前。此时,姐姐在皖南医学院读大三,弟弟已升入高中,家里再也拿不出如此高昂的学费了。岳贤德说:“爸,妈,我已经打听过了,到大学里可以申请助学贷款,我还可以打工赚生活费,你们就不用为我操心了。”父母疑惑地看着满脸自信的儿子。

开学前,父母还是把八千多元钱递到了儿子手里,岳贤德开始了大学生活。交了学费,他只剩下三百元钱了,这些钱根本就不够一学期的生活费。他想找份家教,然而,找家教的大学生排成队,根本就轮不上他这个大一新生。

一天晚自习,当他收拾好书,准备回宿舍的时候,忽然发现教室的桌子上有很多空的矿泉水瓶子,这一个就是一毛钱呢。他像是发现了一大笔财富一样,把这些瓶子收了起来。既然这个教室有这么多瓶子,那别的教室应该也有,就这样,他一个一个教室搜了起来。那天,赶在教学楼熄灯的最后一刻,他带着一大袋“战利品”走出了教学楼。

出来后,他又发现了教学楼前的垃圾桶,一个,两个,三个……他在一个垃圾桶里捡到了六个瓶子!接着,他开始满校园地寻找垃圾桶。一直到23:00,离宿舍熄灯还有半小时,他才恋恋不舍地往宿舍赶,可到了宿舍门口,他却迟迟没有进去。同学看了会怎么说呢?正当他徘徊的时候,突然宿舍熄灯了,他的眼前一亮,没有灯光别人也看不见,趁这个时候把东西藏到床底下。

那天晚上,他兴奋得很久都没有睡着,他想这些瓶子少说也能卖几块钱,以后要是天天都捡,生活费就不用愁了。

第二天下午,他把饭打回来在宿舍吃。室友于清海也在吃饭,此时宿舍另外两名同学踢球还没有回来。于清海突然说:“老三(岳贤德年龄在宿舍排行第三),下次我们一起捡吧!”岳贤德喝到嘴里的一口稀饭差点喷了出来,于清海竟然知道自己捡瓶子!“你才开始捡吧?我都捡一阵子了。”于清海继续说。原来,那天晚上于清海见他慌慌张张地把一包东西往床底下塞,就明白了一切。于清海也来自农村,家里的经济状况不好。

“好……”岳贤德一边答应着,一边点头。

跟于清海在一起,他才知道原来捡废品也是有窍门的:篮球场和足球场边的垃圾桶里瓶子最多,因为很多学生运动的时候,都会喝大量的水;食堂边的垃圾桶也不错,不少人都有边吃饭边喝饮料的习惯。

两人拿着卖废品的钱,一起到校园外的小吃铺改善生活,一起买生活用品,每当这时,两人都会一起感叹:“花自己赚的钱好爽!”

困而弥坚,父亲病床边设计作品

不久,他们又一次发现了商机。一次,他们去卖废品时,校园附近的那个废品收购点关门了,他们只好来到离校园远一点的废品收购点。

本来一毛钱的矿泉水瓶子,在这里竟然能卖到一毛二分钱,一百个瓶子就能多卖两块钱!回去的路上,岳贤德说:“老大(于清海年龄在宿舍排行老大),我们不如成立一个废品收购点,从学生手中收购废品,再拿到这里卖。”“好,我也正有这个打算呢。”于清海说。

可收购来的废品放在哪里呢?大量的废品放在宿舍,会有一股难闻的味道,虽然另外两个室友不说什么,他们自己也不好意思。一连几天,他们都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
在一次跟宿舍楼管理员的聊天中,岳贤德和于清海得知宿舍楼还有闲置的地下室。两人向管理员申请一间地下室用,管理员早已知道二人靠捡废品维持生活,当即答应了。从此,他们开始在校园里收废品。

大一下学期,他们还跟一些广告公司联系,接了点设计的活,这样也可以赚一些钱。

2006年“五·一”放假,岳贤德回到了家中,将八千元钱交到了父母手中,父母诧异地看着他,他说:“这是我在学校申请的助学贷款和我自己赚的一点钱,拿去还亲戚们吧。”父母担心地说:“可别乱来,不能影响学习啊。”他笑着说:“放心吧,儿子知道孰轻孰重。”

2007年1月,岳贤德平静的生活被一个电话打乱了:父亲得了食道癌!整天说自己强壮如牛的父亲怎么会倒下呢?即将大学毕业的姐姐尚未找到工作,弟弟在读高中,父亲承担着一家人的生活重担,怎么能够倒下呢?

他急忙赶往医院,看见父亲疲惫地躺在床上,曾经红润的脸已变得蜡黄,炯炯有神的眼睛深陷了下去。母亲似乎也老了很多。母亲告诉他,父亲的癌病是中期,做了手术还能恢复健康。可该到哪里筹手术费呢?

母子二人商量后决定由岳贤德在医院照顾父亲,母亲回老家筹集手术费。

在父亲住院期间,岳贤德从网上得知吉利集团悬赏重金向全球征集新车标。看着此次征标金奖奖金高达两百万,他久久不能平静,如果能得到这个大奖,不仅父亲的手术费能解决,全家的经济困难也能解决了。全球不知道有多少眼睛盯着这个大奖呢,怎么可能轮到自己这样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呢?他笑着摇了摇头,不过他还是决定试试,就当是一次训练吧。他一边照顾着父亲,一边构思参赛作品。

2007年3月中旬,母亲终于筹齐了手术费。父亲的手术非常成功。但动过手术的父亲再也不能奔波劳累了,全家的生活重担落在了母亲的肩上。

岳贤德一边读书一边收废品,他和于清海一直保持着每晚9:30~11:30捡废品的习惯。卖废品挣的钱他只留下很少的一部分,其他全部补贴家里。每次到食堂,他总是买最便宜的饭菜。室友于清海有时带他到校园外的小吃铺改善伙食,每次他要付钱时,于清海都会说:“老三,我来!”三年来,他没有买过新衣服,有时候衣服穿不过来时,他就和于清海互换衣服穿,两人经常开玩笑地说:“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。”

在这期间,他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对参赛作品的思考。无论何时,脑子里一有灵感,他就立刻在纸上、电脑上画画改改。大致的轮廓出来后,他就不停地找缺点,每找到一个缺点,他都要想方设法修改。一直到5月初,他才把作品投了过去。这是一幅采用立体构图的金属标志,主体图案是一只昂首傲立的东方神鸟——朱雀的形象,形似英文“G”、数字“6”、中文“吉”。

作品投出去后,他没有想到自己能获奖,所以也就渐渐淡忘了这件事,以至于5月中下旬吉利集团公布了入围名单,他还不知道自己的作品已经入围。

一鸣惊人,藏起获奖证书继续前行

10月11日星期四,上午没有课,岳贤德睡了个懒觉。上午九点钟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他睁开惺忪的眼睛一看是浙江的区号,他还以为是在浙江读大学的同学,就懒洋洋地说:“喂,哪位啊?”

随后,他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。原来是吉利集团打来的电话,说他的作品已经入围,并有可能获奖。

接下来,他就天天奔波于图书馆查阅各种资料,为自己的设计方案做最好的阐述。11月4日,他又接到了吉利集团打来的电话,说11月6日吉利集团在北京举行颁奖仪式,让他到北京来领奖。这时候,他才知道原来自己是可以获奖的。能得个小奖也不错啊,他心想。

临行前,他借了于清海的一件白色西服,乘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。他的心里一直是激动的,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坐火车,第一次去首都北京,第一次走出家门,而且是第一次参加比赛就获了奖。

首轮网络投票岳贤德得18.3分,对手得11.7分。岳贤德领先,但网络投票只占总分数的30%,现场的PK分数占70%,到底谁能最终取胜还要看现场的得分。

在第一个环节阐述各自的设计理念时,当对方流畅地介绍完后,轮到岳贤德了。第一次面对镁光灯,第一次面对这么多人说话,由于紧张,那些早已熟记于心的话,一说起来竟有些结结巴巴,最后他说:“椭圆象征着吉利人的……”此时,他的脑子一片空白,而事先准备的东西他只讲了60%。停顿了一会儿,观众以热烈的掌声为他加油,可他的脑子还是一片空白。又停了一下,他只得说:“我的阐述就这么多。”说完擦了把汗。

虽然他的声音不高,说得断断续续,但观众和评委还是被他的朴实和诚恳打动,被他的作品征服。经过四个小时的评比,最终,岳贤德以压倒性的优势战胜对手,获得了金奖!顿时,现场掌声雷动,镁光灯齐齐聚焦于他,礼花响起……接过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颁发的200万奖金时,他激动地说:“爸,妈,儿子没有给你们丢脸!”

吉利集团赠送他一张回程的机票,这是他第一次坐飞机。飞机缓缓降至合肥机场,出了舱门,他看见爸爸、妈妈、姐姐、弟弟、叔叔……全家人都在向他挥手,那一刻,他觉得自己像个凯旋而归的勇士。

回到校园的岳贤德还没来得及平静自己,各路媒体纷纷而至,一时间,他成了名人。这时候,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了,现在他打败了全球的设计者,成了百万富翁。一时,他颇有些自得。

打开网络,各种评论纷至沓来,有人把他捧上了天,又有人把他贬得一文不值,说他抄袭,说吉利和他联合在一起搞暗箱操作,还说他的作品不对称、不稳定、感官残缺,根本谈不上创新……看到这些评价,他的心如跌入冰窟般寒冷。那一阵子,他就是生活在这种冰火两重天的境地,脑子一刻也安静不下来,失眠、厌食、呕吐一起向他袭来。

眼看着好友一天天消瘦下去,一天晚上,于清海说:“老三,咱们一起捡瓶子吧!”月光下,当他和好友拿着塑料袋满校园转的时候,他的心一下子平静了下来,他想明白了:岳贤德还是那个岳贤德,惟一不同的就是得了两百万;这两百万不是坏东西,它可以用来改善父母的生活,剩下的可以存起来,作为自己以后的创业基金;不能让这些钱消磨了斗志,更不能让钱改变自己的人生规划;管别人怎么说呢,嘴巴长在别人身上,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了。他决定将获奖证书束之高阁,以后还和于清海一起捡瓶子、收废品,到小吃铺上改善伙食,同穿一件衣服。

想清楚了这些,他在日记本上这样写道:“一下子就跑到了山顶,看似风光,其实也错过了沿途的好多风景,我想回头好好看看那些风景。我还要翻过这座山,去寻找更美丽的风景,因为山外有山……”